圆觉经感应网
标题

卷二 二之三〔国风〕

来源:圆觉经感应网作者:时间:2022-11-24 06:21:24
卷二 二之三〔国风〕《简兮》,刺不用贤也。卫之贤者仕於伶官,皆可以承事王者也。〔笺:伶官,乐官也。伶氏世掌乐官而善焉,故后世多号乐官为伶官。〇简,居限反
卷二 二之三〔国风〕 《简兮》,刺不用贤也。卫之贤者仕於伶官,皆可以承事王者也。〔笺:伶官,乐官也。伶氏世掌乐官而善焉,故后世多号乐官为伶官。〇简,居限反,字从竹。或作“蕳”,是草名,非也。泠音零,字从水,亦作“伶”。〕

  【疏】“《简兮》三章,章六句”至“王者”。

  〇正义曰:作《简兮》诗者,刺不能用贤也。卫之贤者仕於伶官之贱职,其德皆可以承事王者,堪为王臣,故刺之。伶官者,乐官之总名。经言“公庭方舞”, 即此仕於伶官在舞职者也。《周礼》掌舞之官有舞师、籥师、旄人、韎师也。《舞师》云“凡野舞,则皆教之”,不教国子。下传曰“教国子弟”,则非舞师也。籥 师掌教国子舞羽吹籥,则不教《万》舞。经言“公庭《万》舞”,则非籥师也。旄人、韎师皆教夷乐,非《万》舞,又不教国子,且夷狄之乐,诸侯所无,非贤者所 得为也。唯《大司乐》云“以乐教国子”,《乐师》云“以教国子小舞”。其用人则大司乐中大夫二人,乐师下大夫四人、上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此乃天子之官 也。诸侯之礼,亡其官属,不可得而知。《燕礼》注云“乐正于天子为乐师也”,则诸侯有乐正之属乎?首章传曰:“非但在四方,亲在宗庙、公庭。”二章传曰: “祭有畀韗胞翟阍寺者,惠下之道。”《礼记》云“翟者,乐吏之贱者也”,则此贤者身在舞位,在贱吏之列,必非乐正也。又刺卫不用贤,而笺云“择人”。择人 则君所置用,又非府史也。若府史,则官长所自辟除,非君所择也。《祭统》曰:“尸饮九,以散爵献士。”下言祭之末,乃赐之一爵,又非士也,盖为乐正之属。 祭庙、教国子皆在舞位,则为舞人也,若周官旄人舞者众寡无数,韎师舞者十有六人之类也。周官司乐、乐师,其下无舞人,此盖诸侯官而有之。然则此非府史,而 言乐吏者,以贱,故以吏言之。故韗胞阍寺悉非府史,皆以吏言之也。言“皆可以”者,见不用者非一,或在其馀贱职,故言“皆”也。时周室卑微,非能用贤,而 言“可以承事王者”,见硕人德大,堪为王臣,而卫不用,非要周室所能任也。“仕於伶官”,首章是也。二章言“多才多艺”,卒章言“宜为王臣”,是可以承事 王者之事也。〇笺:“伶官”至“为伶官”。〇《正义》曰:《左传》锺仪对晋侯曰:“伶人也。”“使与之琴,操南音。”《周语》曰:“周景王锺成,伶人告 和。”《鲁语》云:“伶萧咏歌及《鹿鸣》之三。”此云“仕於伶官”,以“伶氏世掌乐官而善焉,故后世多号乐官为伶官”。《吕氏春秋》及《律历志》云“黄帝 使伶伦氏,自大夏之西,昆仑之阴,取竹断雨节间而吹之,为黄锺之宫”。《周语》“景王铸无射,而问於伶州鸠”。是伶氏世掌乐官。

  简兮简兮,方将《万》舞。〔传:简,大也。方,四方也。将,行也。以干羽为《万》舞,用之宗庙山川,故言於四方。笺云:简,择。将,且也。择兮择兮者,为且祭祀当《万》舞也。《万》舞,干舞也。〇为,于伪反。〕日之方中,在前上处。〔传:教国子弟,以日中为期。笺云:“在前上处”者,在前列上头也。《周礼》:“大胥掌学士之版,以待致诸子。春,入学,舍采合舞。”〇胥,思徐反。版音板。舍音释,下篇“舍軷”同。采音菜。〕硕人俣俣,公庭《万》舞。〔传:硕人,大德也。俣俣,容貌大也。《万》舞,非但在四方,亲在宗庙、公庭。〇俣,疑矩反。《韩诗》在扈扈云“美貌”。〕

  【疏】“简兮”至“万舞”。

  〇毛以为,言卫不用贤。有大德之人兮,大德之人兮,祭山川之时,乃使之於四方,行在《万》舞之位。又至於日之方中,教国子弟习乐之时,又使之在舞位之 前行而处上头,亲为舞事以教之。此贤者既有大德,复容貌美大俣俣然,而君又使之在宗庙、公庭亲为《万》舞,是大失其所也。〇郑以为,卫君择人兮,择人兮, 为有方且祭祀之时,使之当为《万》舞。又日之方中,仲春之时,使之在前列上头,而教国子弟习乐。为此贱事,不当用贤,而使大德之人,容貌俣俣然者,於祭祀 之时,亲在宗庙、公庭而《万》舞。言择大德之人,使为乐吏,是不用贤也。〇传:“以干羽”至“四方”。〇正义曰:《万》,舞名也。谓之“万”者,何休云: “象武王以万人定天下,民乐之,故名之耳。”《商颂》曰:“《万》舞有奕。”殷亦以武定天下,盖象汤之伐桀也。何休指解周舞,故以武王言之。《万》舞之 名,未必始自武王也。以《万》者,舞之总名,干戚与羽籥皆是,故云“以干羽为《万》舞”,以祭山川宗庙。宜干、羽并有,故云“用之宗庙山川”。由山川在 外,故云“於四方”,解所以言四方之意也。《周礼》舞师教羽舞,帅而舞四方之祭祀;教兵舞,帅而舞山川之祭祀,则山川与四方别。此言山川,而云四方者,以 《周礼》言“天子法四方为四望”,故注云:“四方之祭祀,谓四望也。”《大司乐》注云:“四望,谓五岳、四镇、四渎。”然则除此以外,乃是山川也,故山川 与四方别舞。诸侯之祭山川,其在封内则祭之,非其地则不祭,无岳、渎之异,唯祭山川而已,故以山川对宗庙在内为四方也。此传干羽为《万》舞,宗庙、山川同 用之,而《乐师》注云“宗庙以人,山川以干”,皆非羽舞,宗庙、山川又不同。此得同者,天子之礼大,故可为之节文,别祀别舞。诸侯唯有时王之乐,礼数少, 其舞可以同也。〇笺:“简择”至“干舞”。〇正义曰:以下云“公言锡爵”,当祭末,则“公庭《万》舞”是祭时。此方论择人为《万》舞,故为且祭祀也。传亦 以此推之,故用之宗庙、山川为祭也。知《万》舞为干舞,不兼羽籥者,以《春秋》云“万入去《籥》”别文。《公羊传》曰:“《籥》者何?籥舞。《万》者何? 干舞。”言干则有戚矣,《礼记》云“朱干玉戚,冕而舞《大武》”。言籥则有羽矣,《籥师》曰“教国子舞羽吹籥”。羽、籥相配之物,则羽为《籥》舞,不得为 《万》也。以干戚武事,故以万言之;羽籥文事,故指体言籥耳。是以《文王世子》云“春夏学干戈,秋冬学羽籥”,注云:“干戈,《万》舞,象武也。羽籥, 《籥》舞,象文也。”是干、羽之异也。且此《万》舞并兼羽籥,则硕人故能《籥》舞也。下二章论硕人之才艺,无为复言“左手执籥,右手秉翟”也。明此言干戚 舞,下说羽籥舞也。以此知《万》舞唯干,无羽也。孙毓亦云:“《万》舞,干戚也。羽舞,翟之舞也。”传以干羽为《万》舞,失之矣。〇传:“教国”至“为 期”。〇正义曰:知教国子弟者,以言“在前上处”。在前列上头,唯教者为然。祭祀之礼,旦明而行事,非至日之方中始在前上处也。此既为乐官,明其所教者, 国子也。国子,谓诸侯大夫士之適子。言“弟”,容诸侯之庶子,於適子为弟,故《王制》云“王太子、王子、群后之太子、卿大夫元土之適子”。彼虽天子之法, 推此诸侯亦有庶子在国学,故言国子弟也。传言“日中为期”,则谓一日之中,非春秋日夜中也。若春秋,言不当为期也,故王肃云“教国子弟,以日中为期,欲其 遍至”,是也。〇笺:“在前”至“合舞”。〇正义曰:《公羊传》曰:“诸侯四佾,则舞者为四列。”使此硕人居前列上头,所以教国子诸子学舞者,令法於己 也。《周礼》者,皆《春官·大胥职》文也。彼注云:“学士,谓卿大夫诸子学舞者。版,籍也。大胥主此版籍,以待当召聚学舞者。卿大夫之诸子,则案此籍以召 之。”又云“春,入学”者,注云:“春始以学士入学宫而学之合舞等,其进退使应节奏。《月令》仲春之月,命乐正习舞。入学者必释菜以礼先师,谓蘋藻之属 也。”此贤者非为大胥也。引此者以证此“日之方中”,即彼“春,入学”是矣,谓二月日夜中也。《尚书》云“日中星鸟”,《左传》曰“马日中而出”,皆与此 同也。〇传:“硕人”至“公庭”。〇正义曰:硕者,美大之称,故诸言硕人者,传皆以为大德。唯《白华》“硕人”,传不训此。及《考槃》传意类之,则亦为大 德也。故王肃云:“硕人谓申后。此刺不用贤。”则笺意亦以硕人为大德。其馀则随义而释,不与此同,故《白华》硕人为妖大之人,谓褒姒也。硕既为大德,故俣 俣为容貌大也。上亦教国子,此直云“非但在四方”,不并言教国子者,以“在前上处”文无舞,故据《万》舞言也。

  有力如虎,执辔如组。〔传:组,织组也。武力比於虎,可以御乱。御众有文章,言能治众,动於近,成於远也。笺云:硕人有御乱、御众之德,可任为王臣。〇辔,悲位反。组音祖。任音壬。〕左手执籥,右手秉翟。〔传: 籥,六孔。翟,翟羽也。笺云:硕人多才多艺,又能籥舞。言文武道备。〇籥,馀若反,以竹为之,长三尺,执之以舞。郑注《礼》云“三孔”。郭璞同,云“形似 笛而小”。《广雅》云“七孔”。翟,亭历反。赫如渥赭,公言锡爵。赫,赤貌。渥,厚渍也。祭有畀煇、胞、翟、阍、寺者,惠下之道,见惠不过一散。笺云:硕 人容色赫然,如厚傅丹,君徒赐其一爵而已。不知其贤而进用之。散受五升。〕

  【疏】“有力”至“锡爵”。

  〇正义曰:言硕人既有武力,比如虎,可以能御乱矣。又有文德,能治民,如御马之执辔,使之有文章,如织组矣。以御者执辔於此,使马骋於彼;织组者总纰 於此,而成文於彼,皆动於近,成於远。以兴硕人能治众施化,於己而有文章,在民亦动於近,成於远矣。硕人既有御众、御乱之德,又有多才多艺之伎,能左手执 管籥,右手秉翟羽而舞,复能为文舞矣。且其颜色赫然而赤,如厚渍之丹赭。德能容貌若是,而君不用。至於祭祀之末,公唯言赐一爵而已,是不用贤人也。〇传: “组织”至“於远”。〇正义曰:以义取动近成远,故知为织组,非直如组也。武力比於虎,故可以御乱也。御,治也,谓有侵伐之乱,武力可以治之。定本作 “御”字。又言“御众有文章”者,御众似执辔,有文章似织组。又云“言能治众,动於近,成於远”者,又总解御众有文章之事也。以执辔及於如组与治众,三者 皆动於近、成於远也。此治民似执辔,执辔又似织组,转相如,故经直云“执辔如组”,以喻御众有文章也。《大叔于田》云“执辔如组”,谓段之能御车,以御车 似织组。知此不然者,以彼说段之田猎之伎,故知为实御,此硕大堪为王臣,言“有力如虎”,是武也,故知“执辔如组”比其文德,不宜但为御矣。〇传:“籥, 六孔。翟,翟羽”。〇正义曰:《释乐》云:“大籥谓之产。”郭璞曰:“籥如笛,三孔而短小。”《广雅》云:“七孔。”郑於《周礼·笙师》及《少仪》、《明 堂位》注皆云“籥如笛,三孔”。此传云六孔,与郑不同,盖以无正文,故不复改。传“翟,翟羽”,谓雉之羽也,故《异义》:《公羊》说乐《万》舞,以鸿羽取 其劲轻,一举千里;《诗毛》说《万》以翟羽;《韩诗》说以夷狄大鸟羽。谨案:《诗》云“右手秉翟”,《尔雅》说“翟,鸟名,雉属也”,知翟,羽舞也。〇 笺:“硕人”至“道备”。〇正义曰:籥虽吹器,舞时与羽并执,故得舞名。是以《宾之初筵》云“《籥》舞笙鼓”,《公羊传》曰“籥者何?《籥》舞”是也。首 章云“公庭《万》舞”,是能武舞,今又说其《籥》舞,是又能为文舞也。硕人有多才多艺,又能为此《籥》舞,言文武备也。言其能而已,非谓硕人实为之也。何 者?此章主美其文德,不论其在职之事。〇传:“渥厚”至“一散”。〇正义曰:渥者,浸润之名,故《信南山》曰“益之以霡霂,既优既渥”,是也。故此及《终 南》皆云“渥,厚渍也”。言渍之人厚则有光泽,故以兴颜色之润。是以《终南》笺云“如厚渍之丹,言赤而泽”是也。定本“渥,厚也”,无“渍”字。“祭有畀 韗、胞、翟、阍、寺者,惠下之道”,皆《祭统》文。彼又云:“畀之为言与也,能以其馀畀於下也。煇者,甲吏之贱者。胞者,肉吏之贱者。翟者,乐吏之贱者。 阍者,守门之贱者。”注云:“煇,《周礼》作‘韗’,盖谓磔皮革之官。”《周礼》韗人为鼓,鲍人为甲。《礼记》是诸侯兼官,故韗为甲吏也。胞,即《周礼》 庖人,故注云:“庖之言苞也,裹肉曰苞苴。其职供王之膳羞。”是肉吏是也。其官次於韗人。《周礼》韗人亡。庖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阍人,王宫每门四 人。寺人,王之正内五人。以庖人类之,则皆非府史,不在献,又非士。庖人於天子为士,於诸侯故亦非士。引之证此硕人亦乐吏,故於祭末乃是赐也。知此亦是乐 吏者,以经云“锡爵”,若士,则尸饮九而献之,不得既祭乃赐之,故知在“惠下”之中。经云“爵”,传言“散”者,《礼器献》云:“礼有以小为贵者,贵者献 以爵,贱者献以散。”《祭统》云:“尸饮九,以散爵献士。”士犹以散献爵,贱无过散,故知不过一散。散谓之爵,爵总名也。

  山有榛,隰有苓。〔传:榛,木名。下湿曰隰。苓,大苦。笺云:榛也苓也,生各得其所。以言硕人处非其位。〇榛,本亦作“蓁”,同侧巾反,子可食。苓音零,《本草》云:“甘草。”〕云谁之思?西方美人。〔笺云:我谁思乎?思周室之贤者,以其宜荐硕人,与在王位。〇与音预,或如字。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乃宜在王室。笺云:彼美人,谓硕人也。〕

  【疏】“山有”至“人兮”。

  〇正义曰:山之有榛木,隰之有苓草,各得其所,以兴卫之有硕人而在贱职,可谓处非其位,乃榛苓之不如。硕人既不宠用,故令我云:谁思之乎?思西方周室 之美人。若得彼美人,当荐此硕人,使在王朝也。彼美好之硕人兮,乃宜在王朝为西方之人兮,但无人荐之耳。〇传:“榛,木名。苓,大苦”。〇正义曰:陆机云 “栗属,其子小,似柿子,表皮黑,味如栗”,是也。榛字或作“蓁”,盖一木也。《释草》云:“蘦,大苦。”孙炎曰:“《本草》云:‘蘦,今甘草’,是也。 蔓延生。叶似荷,青黄。其茎赤,有节,节有枝相当。或云蘦似地黄。”〇笺:“彼美人,谓硕人”。正义曰:上言西方之美人,谓周室之贤人,以荐此硕人,故知 “彼美人”谓硕人,“西方之人”谓宜为西方之人,故传曰“乃宜在王位”,言宜在王朝之位为王臣也。

  简兮三章,章,六句


  《泉水》,卫女思归也。嫁於诸侯,父母终,思归宁而不得,故作是诗以自见也。〔笺:“以自见”者,见已志也。国君夫人,父母在则归宁,没则使大夫宁於兄弟。卫女之思归,虽非礼,思之至也。〇见,贤遍反,上同。“思之至”,一本“思”作“恩”。〕

  【疏】“《泉水》四章,章六句”至“以自见”。

  〇正义曰:此时宣公之世,宣父庄,兄桓。此言父母已终,未知何君之女也。言嫁於诸侯,必为夫人,亦不知所適何国。盖时简札不记,故序不斥言也。四章皆 思归宁之事。〇笺:“卫女”至“之至”。〇正义曰:以之卫女思归,虽非礼,而思之至极也。君子善其思,故录之也。定本作“思”字。

  毖彼泉水,亦流于淇。〔传:兴也。泉水始出,毖然流也。淇,水名也。笺云:泉水流而入淇,犹妇人出嫁於异国。〇毖,悲位反,《韩诗》作“祕”,《说文》作“<耳必>”云“直视也”。淇音其。〕

  有怀于卫,靡日不思。〔笺云:怀,至。靡,无也。以言我有所至念於卫,我无日不思也。所至念者,谓诸姬,诸姑伯姊。〕

  娈彼诸姬,聊与之谋。〔传:娈,好貌。诸姬,同姓之女。聊,原也。笺云:聊,且,略之辞。诸姬者,未嫁之女。我且欲略与之谋妇人之礼,观其志意,亲亲之恩也。〇娈,力转反,下篇同。〕

  【疏】“毖彼”至“之谋”。

  〇毛以为,毖彼然而流者,是泉水亦流入於淇水,以兴行嫁者是我妇人,我妇人亦嫁於异国,故我有所至念於卫,无一日而不思念之也。我所思念者,念娈然彼 诸姬未嫁之女,愿欲与之谋妇人之礼。〇郑唯以“聊”为“且欲略与之谋”为异,馀同。〇传:“泉水始出,毖然流”。〇正义曰:以此连云泉水,知为始出毖然流 也。是以《衡门》传亦云:“泌,泉水也。”言“亦流于淇”者,以本叙卫女之情,故言亦。亦,己也。〇笺:“怀至”至“伯姊”。〇正义曰:以下云“靡日不 思”,此“怀”不宜复为思,故以为“至念於卫”。以下文言之,知至念者,诸姬伯姊。〇笺:“聊且”至“之恩”。〇正义曰:言“且”者,意不尽,故言“略之 辞”,以言诸姬是未嫁之辞,又向卫所见,宜据未嫁者。传言同姓之女,亦谓未嫁也。言诸姬,容兄弟之女,及五服之亲,故言同姓以广之。所以先言诸姬,后姑姊 者,便文互见,以诸姬总辞,又卑欲与谋妇人之礼也。姑姊尊,故云问,明亦与谋妇人之礼。此卫女思归,但当思见诸姬而已,思与谋妇礼,观其志意,是亲亲之恩 也。

  出宿于泲,饮饯于祢。〔传:泲,地名。祖而舍軷,饮酒於其侧曰饯,重始有事於道也。祢,地名。笺云:泲、祢者,所嫁国適卫之道所经,故思宿饯。〇泲,子礼反。饯音践,徐又才箭反,送行饮酒也。祢,乃礼反,地名,《韩诗》作“坭”,音同。軷,蒲末反,道祭也。〕

  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笺云:行,道也。妇人有出嫁之道,远於亲亲,故礼缘人情,使得归宁。〇远,于万反,注同。〕

  问我诸姑,遂及伯姊。〔传:父之姊妹称姑。先生曰姊。笺云:宁则又问姑及姊,亲其类也。先姑后姊,尊姑也。〕

  【疏】“出宿”至“伯姊”。

  〇正义曰:卫女思归,言我思欲出宿於泲,先饮饯於祢,而出宿以乡卫国,而以父母既没,不得归宁,故言女子生而有適人之道,远於父母兄弟之亲,故礼缘人 情,使得归宁。今何为不听我乎?我之向卫,为觐问诸姑,遂及伯姊而已,岂为犯 礼也哉!而止我也?〇传:“泲,地名”至“祢,地名”。〇正义曰:言祖而舍 軷,饮酒於其侧者,谓为祖道之祭,当释酒脯於軷舍。軷即释軷也。於时送者遂饮酒於祖侧,曰饯。饯,送也。所以为祖祭者,重已方始有事於道,故祭道之神也。 《聘礼记》曰:“出祖释軷,祭酒脯,乃饮酒於其侧。”注云:“祖,始也。既受聘享之礼,行出国门,止陈车骑,释酒脯之奠於軷,为行始。《诗传》曰:‘軷, 道祭’,谓祭道路之神。《春秋传》曰‘軷涉山川’,然则軷,山行之名也。道路以阻险为难,是以委土为山,或伏牲其上,使者为軷,祭酒脯,祈告。卿大夫处者 於是饯之,饮酒於其侧。礼毕,乘车轹之而遂行,舍於近郊矣。其牲犬羊可也。”《大驭》:“掌驭玉辂,及犯 軷,遂驱之。”注云:“封土为山象,以菩刍棘柏为 神主。既祭之,以车轹之而去,喻无险难也。”以此言之,軷者,本山行之名,以祭道路之神,求无险难,故取名焉。知出国而为之者,以《聘礼》、《烝民》、 《韩奕》皆言出祖,则不在国内;以祖为行道之始,则不得至郊,故知在国门外也。以軷者軷壤之名,与中霤行神之位同,知“委土为山”。言“或伏牲其上”者, 据天子诸侯有牲,卿大夫用酒脯而已。《犬人》云“伏瘗亦如之”,明天子以犬伏於軷上。《羊人》无伏祭之事,则天子不用羊。《诗》云“取羝以軷”,谓诸侯 也。故云“其有牲,则犬羊耳”。谓天子以犬,诸侯以羊,尊卑异礼也。以《大驭》云“犯 軷”,即云“遂驱之”,故知礼毕,乘车轹之也。以《聘礼》上文“既受 聘享之礼”,云“遂行,舍於郊”,故知轹之而遂行,舍於郊也。卿大夫之聘,出国则释軷,聘礼於家,“又释币於行”。注云:“告将行也。行者之先,其古人之 名未闻。天子诸侯有常祀,在冬。大夫三祀,曰门,曰行,曰厉。丧礼有毁宗躐行。出于大门,则行神之位在庙门外西方。今时民春秋祭祀有行神,古之遗礼。”是 在家释币,告将行;出国门用酒脯以祈告,故二处不同也。《月令》:“冬其祀行。”注依中霤之礼云:“行在庙门外之西,为軷壤,厚二寸,广五尺,轮四尺。有 主有尸,用特牲。”是天子诸侯常祀在冬,与軷异也。軷祭,则天子诸侯卿大夫皆於国外为之。《大驭》云“犯 軷”,《诗》云“取羝以軷”,《聘礼》云“释軷” 是也。又名祖,《聘礼》及《诗》云“出祖”,是也。又名道,《曾子问》云“道而出”,是也。以其为犯 軷,祭道路之神,为行道之始,故一祭而三名也。皆先軷 而饮饯,乃后出宿。此先言出宿者,见饮饯为出宿而设,故先言以致其意。《韩奕》云:“韩侯出祖,出宿于屠。”既祖,即当出宿,故彼笺云:“祖於国外,毕, 乃出宿者,示行不留於是也。”欲先明祖必出宿,故皆先言出宿,后言饮饯也。《聘礼》“遂行,舍於郊”,则此出宿当在郊。而传云“泲,地名”,不言郊者,与 下传互也。下“干”云“所適国郊”,则此泲亦在郊也。此泲云地名,则干亦地名矣。正以《聘礼》“遂行,舍於郊”,则此卫女思宿焉,明亦在郊也。干、泲思宿 焉,传以为在郊,则言祢思饯焉,差近在国外耳。计宿、饯当各在一处而已。而此云泲、祢,下云干、言,别地者,下笺云:“干、言犹泲、祢,未闻远近同异。” 要是卫女所嫁国適卫之道所经见,所思之耳。下传或兼云“干、言,所適国郊”者,一郊不得二地,宿饯不得同处,“言”,衍字耳。定本、《集注》皆云“干,所 適国郊”。〇笺:“妇人”至“归宁”。〇正义曰:此与《蝃蝀》、《竹竿》文同而义异者,以此篇不得归宁而自伤,故为由远亲亲而望归宁;《蝃蝀》刺其淫奔, 故为礼自得嫁,何为淫奔;《竹竿》以不见答,思而能以礼,故为出嫁为常,不可违礼。诗者各本其意,

故为义不同。〇传:“父之”至“曰姊”。正义曰:《释 亲》文。孙炎曰:“姑之言古,尊老之名也。”然则姑姊,尊长,则当已嫁,父母既没,当不得归。所以得问之者,诸侯之女有嫁於卿大夫者,去归则见之。〇笺: “宁则”至“尊姑”。〇正义曰:以上章思与诸姬谋,今复问姑及姊,故言“又”也。不问兄弟宗族,而问姑及姊,由亲其类也。

  出宿于幹,饮饯于言。〔传:幹、言,所適国郊也。笺云:幹、言犹泲、祢,未闻远近同异。〕

  载脂载舝,还车言迈。〔传:脂舝其车,以还我行也。笺云:言还车者,嫁时乘来,今思乘以归。〇舝,胡瞎反,车轴头金也。还音旋,此字例同音,更不重出。〕

  遄臻于卫,不瑕有害?〔传:遄,疾。臻,至。瑕,远也。笺云:瑕犹过也。害,何也。我还车疾至於卫而返,於行无过差,有何不可而止我?〇遄,市专反。瑕音遐。害,毛如字,郑音曷。行,下孟反。差,初懈反,又初加反,卷末注同。〕

  【疏】“出宿”至“有害”。

  〇毛以为,我思欲出宿於干,先饮饯於言,而归卫国耳。则为我脂车,则为我设舝,而还回其车,我则乘之以行。而欲疾至卫,不得为违礼远义之害,何故不使 我归宁乎?传以瑕为远。王肃云“言原疾至於卫,不远礼义之害”,是也。〇郑唯“不瑕有害”为异。〇传:“脂舝”至“我行”。〇正义曰:古者车不驾则脱其 舝,故《车舝》云“间关车之舝兮”,传曰“间关,设舝貌”,是也。今将行,既脂其车,又设其舝,故云“脂舝其车”。云还者,本乘来,今欲乘以还,故笺云: “言还车者,嫁时乘来,今思乘以归。”

  我思肥泉,兹之永叹。〔所出同、所归异为肥泉。笺云:兹,此也。自卫而来所渡水,故思此而长叹。〇肥字或作“淝”,音同。〕

  【疏】传“所出同,所归异,为肥泉”。

  〇正义曰:《释水》云:“泉归异出同流,肥。”〇笺:“自卫”至“渡水”。〇正义曰:以下须、漕是卫邑,故知此肥泉是卫水也。思须与漕,我心悠悠。须、漕,卫邑也。笺云:自卫而来所经邑,故又思之。〇漕音曹。

  【疏】传“须、漕,卫邑”。

  〇正义曰:《鄘》云:“以庐於漕。”漕是卫邑,须与漕连,明亦卫邑。

  驾言出游,以写我忧。〔传:写,除也。笺云:既不得归宁,且欲乘车出游,以除我忧。〕

  【疏】笺“既不”至“我忧”。

  〇正义曰:以此不得归宁,而出游不过出国,故言且出游。《竹竿》不见答,故以出游为归,是以彼笺云:“適异国而不见答,其除此忧,维有归耳。”

  《泉水》四章,章六句。


  《北门》,刺仕不得志也。言卫之忠臣不得其志尔。〔笺云:不得其志者,君不知巳志而遇困苦。〕

  【疏】“《北门》三章,章七句”至“志尔”。

  〇正义曰:谓卫君之闇,不知士有才能,不与厚禄,使之困苦,不得其志,故刺之也。经三章皆不得志之事也。言士者,有德行之称。其仕为官,尊卑不明也。

  出自北门,忧心殷殷。〔传:兴也。北门背明乡阴。笺云:自,从也。兴者,喻已仕於闇君,犹行而出北门,心为之忧殷殷然。〇殷,本又作“慇”,同於巾反,沈於文反,又音隐,《尔雅》云:“忧也。”背,蒲对反。乡,本又作“向”,同许亮反。为,于伪反。〕

  终窭且贫,莫知我艰。〔传:窭者,无礼也。贫者,困於财。笺云:艰难也。君於已禄薄,终不足以为礼。又近困於财,无知已以此为难者。言君既然矣,诸臣亦如之。〇窭,其矩反,无礼也,《尔雅》云:“贫也。”案:谓贫无可为礼。〕

  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笺:谓勤也。诗人事君无二志,故自决归之於天。我勤身以事君,何哉?忠之至。〕

  【疏】“出自”至“何哉”。

  〇正义曰:卫之忠臣,不得其志。言人出自北门者,背明乡阴而行,犹已仕於乱世,乡於闇君而仕。由君之闇,已则为之忧心殷殷然。所以忧者,以君於已禄 薄,使已终当窭陋,无财为礼,又且贫困,无资充用,而众臣又莫知我贫窭之艰难者。君於已虽禄薄,已又不忍去之,止得守此贫困,故自决云:已焉哉,我之困 苦,天实为之。使我遭此君,我止当勤以事之,知复奈何哉!〇传:“北门背明乡阴”。〇正义曰:本取人乡阴行,似已仕闇君,故以出自北门为喻。传以乡阴者必 背明耳,不取背明为义,何者?此人既仕闇君,虽困不去,非恨本不择君,故知不以背明为喻也。〇传:“窭者”至“於财”。〇正义曰:《释言》云:“窭,贫 也。”则贫、窭为一也。传此经云“终窭且贫”,为二事之辞,故为窭与贫别。窭谓无财可以为礼,故言“窭者,无礼”;贫谓无财可以自给,故言“贫者,困於 财”。是以笺云“禄薄,终不足以为礼”,是终窭也。“又近困於财”,是且贫也。言近者,已所资给,故言近;对以之为礼者,为远也。无财谓之贫,此二者皆无 财之事,故《尔雅》贫、窭通也。“终窭且贫”,言君於已禄薄,是君既然矣,莫知我艰,总谓人无知己,是诸臣亦如之。以颁禄由君,故怨已贫窭禄薄,不由诸 臣,故但恨其不知已也。〇笺:“诗人”至“之至”。〇正义曰:此诗人叙仕者之意,故谓之“诗人事君”,不知已而不去,是“无二志”也。己困苦,应去而不 去,是终当贫困,故言“已焉哉”,是自决也。此实由君,言“天实为之”,是归之於天也。君臣义合,道不行则去。今君於已薄矣,犹云勤身以事之,知复何哉! 无去心,是忠之至也。

  王事適我,政事一埤益我。〔传:適,之。埤,厚也。笺云:国有王命役使之事,则不以之彼,必来之我;有赋税之事,则减彼一而以益我。言君政偏,己兼其苦。〇埤,避支反。偏音篇。〕

  我入自外,室人交徧谪我。〔传:谪,责也。笺云:我从外而入,在室之人更迭遍来责我,使已去也。言室人亦不知已志。〇徧,古遍字,注及下同。凡徧字从行,偏字从人,后皆放此。谪,直革反,《玉篇》知革反。更音庚。迭,待结反。〕

  【疏】“王事”至“谪我”。

  〇正义曰:此仕者言君既昏闇,非直使已贫窭,又若国有王命役使之事,则不以之彼,必来之我,使已劳於行役;若有赋税之事,则减彼一而厚益我,使己困於 资财。君既政偏,己兼其苦,而我入自外而归,则室家之人更迭而徧来责我。言君既政偏,尔何不去?此忠臣不忍去,而室人不知以责己。外为君所困,内为家人不 知,故下又自决归天。〇传:“埤,厚”。〇正义曰:谓减彼一以厚益己,使巳厚出赋税之事是也。〇笺:“国有”至“其苦”。〇正义曰:政事云一埤益我,有可 减一,则为赋税之事。政事是赋税,则王事是役使可知。役使之事,不之彼而之我,使我劳而彼逸;赋税之事,减彼一而益我,使彼少而我多。此王事不必天子事, 直以战伐行役皆王家之事,犹《鸨羽》云“王事靡盬”,於时甚乱,非王命之事也。〇笺:“我从”至“己志”。〇正义曰:礼,君臣有合离之义。今遭困穷,而室 人责之,故知使之去也。此士虽困,志不去君,而家人使之去,是不知己志。上言诸臣莫知我艰,故云室人亦不知己志。

  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遗我。〔传:敦,厚。遗,加也。笺云:敦犹投掷也。〇敦,毛如字;《韩诗》云“敦,迫”;郑都回反,投擿也。遗,唯季反。擿,呈释反,与掷同;本或作“摘”,非。〕

  【疏】传“敦,厚”。笺“敦犹投掷”。

  〇正义曰:笺以役事与之,无所为厚也。且上云“適我”,此亦宜为“之己”之义,故易传以为投掷於己也。

  我入自外,室人交遍摧我。〔传:摧,沮也。笺云:摧者,刺讥之言。〇摧,徂回反,或作“催”,音同。《韩诗》作“訁崔”,音千隹、子隹二反,就也。沮,在吕反,何音阻。〕

  【疏】传“摧,沮”。笺“摧者,刺讥之言”。

  〇正义曰:毛以为,室人更责则乖沮己志。定本、《集注》皆云“摧,沮也”。笺以上章类之,言谪己者是室人责己,故以摧为刺讥己也。

  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北门》三章,章七句。


  《北风》,刺虐也。卫国并为威虐,百姓不亲,莫不相携持而去焉。〔〇携,穴圭反。〕

  【疏】“《北风》三章,章六句”至“去焉”。

  〇正义曰:作《北风》诗者,刺虐也。言卫国君臣并为威虐,使国民百姓不亲附之,莫不相携持而去之,归於有道也。此主刺君虐,故首章、二章上二句皆独言君政酷暴。卒章上二句乃君臣并言也。三章次二句皆言携持去之,下二句言去之意也。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传:兴也。北风,寒凉之风。雱,盛貌。笺云:寒凉之风,病害万物。兴者,喻君政教酷暴,使民散乱。〇凉音良。雨,于付反,又如字,下同。雱,普康反。酷,苦毒反。〕

  惠而好我,携手同行。〔传:惠,爱。行,道也。笺云:性仁爱而又好我者,与我相携持同道而去。疾时政也。〇好,呼报反,下及注同。行音衡。〕

  其虚其邪?既亟只且!〔传:虚,虚也。亟,急也。笺云:邪读如徐。言今在位之人,其故威仪虚徐宽仁者,今皆以为急刻之行矣,所以当去,以此也。〕

  【疏】“北风”至“只且”。

  〇正义曰:言天既为北风,其寒凉矣,又加之雨雪其雱然而盛。由凉风盛雪,病害万物,以兴君政酷暴,病害百姓也。百姓既见病害,莫不散乱,故皆云:彼有 性仁爱而又好我者,我与此人携手同道而去。欲以共归有德。我所以去之者,非直为君之酷虐,而在位之臣,虽先日其宽虚,其舒徐,威仪谦退者,今莫不尽为急刻 之行,故已所以去之。既,尽也。只且,语助也。〇笺:“寒凉”至“散乱”。〇正义曰:风雪并喻君虐,而笺独言凉风者,以风非所害物,但北风寒凉,故害万 物,与常风异,是以兴君政酷暴也。而雪害物,不言可知。〇“性仁”至“而去”。〇正义曰:以经“携手”之文承“惠好”之下,则与此惠而好我者相携手也。〇 传:“虚,虚”。笺“邪读如徐”。〇正义曰:《释训》云:“其虚其徐,威仪容止也。”孙炎曰:“虚、徐,威仪谦退也。”然则虚徐者,谦虚闲徐之义,故笺云 “威仪虚徐宽仁者”也。但传质,诂训叠经文耳,非训虚为徐。此作“其邪”,《尔雅》作“其徐”,字虽异,音实同,故笺云“邪读如徐”。

  北风其喈,雨雪其霏。〔传:喈,疾貌。霏,甚貌。〇喈音皆。霏,芳非反。〕

  惠而好我,携手同归。〔传:归有德也。〕

  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乌。〔传:狐赤乌黑,莫能别也。笺云:赤则狐也,黑则乌也,犹今君臣相承,为恶如一。〇别,彼竭反。〕

  【疏】“莫赤”至“匪乌”。

  〇正义曰:卫之百性疾其时政,以狐之类皆赤,乌之类皆黑,人莫能分别赤以为非狐者,莫能分别黑以为非乌者,由狐赤乌黑,其类相似,人莫能别其同异,以 兴今君臣为恶如一,似狐、乌相类,人以莫能别其同异。言君恶之极,臣又同之,已所以携持而去之。〇传:“狐赤”至“能别”。〇正义曰:狐色皆赤,乌色皆 黑,以喻卫之君臣皆恶也。人於赤狐之群,莫能别其赤而非狐者,言皆是狐;於黑乌之群,莫能别其黑而非乌者,言皆是乌,以喻於卫君臣,莫能别其非恶者,言皆 为恶,故笺云“犹今之君臣相承,为恶如一”也,故序云“并为威虐”,经云“莫赤”、“莫黑”,总辞,故知并刺君臣,以上下皆恶,故云相承也。

  惠而好我,携手同车。〔传:携手就车。〕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北风》三章,章六句。


  《静女》,刺时也。卫君无道,夫人无德。〔笺:以君及夫人无道德,故陈静女遗我以彤管之法德,如是可以易之为人君之配。〇遗,唯季反,下同。〕

  【疏】“《静女》三章,章四句”至“无德”。

  〇正义曰:道德一也,异其文耳。经三章皆是陈静女之美,欲以易今夫人也,庶辅臡於君,使之有道也。此直思得静女以易夫人,非谓陈古也,故经云“俟我”、“贻我”,皆非陈古之辞也。

  静女其姝,俟我於城隅。〔传:静,贞静也。女德贞静而有法度,乃可说也。姝,美色也。俟,待也。城隅,以言高而不可逾。笺云:女德贞静,然后可畜;美色,然后可安。又能服从,待礼而动,自防如城隅,故可爱之。〇姝,赤朱反,《说文》作“𡚾”,云“好也”。说音悦,篇末注同。〕

  爱而不见,搔首踟蹰。〔传:言志往而行正。笺云:志往谓踟蹰,行正谓爱之而不往见。〇搔,苏刀反。踟,直知反。蹰,直诛反。〕

  【疏】“静女”至“踟蹰”。

  〇正义曰:言有贞静之女,其美色姝然,又能服从君子,待礼而后动,自防如城隅然,高而不可逾。有德如是,故我爱之,欲为人君之配。心既爱之,而不得 见,故搔其首而踟蹰然。〇传:“女德”至“可逾”。〇正义曰:言静女,女德贞静也。俟我於城隅,是有法度也。女德如是,乃可悦爱,故下云“爱而不见”是 也。姝、娈皆连静女,静既为德,故姝为美色也。《东方之日》传:“姝者,初昏之貌。”以彼论初昏之事,亦是美色,故笺云:“姝姝然美好之子。”《干旄》传 曰:“姝,顺貌。”以贤者告之善道,不以色,故为顺,亦谓色美之顺也。城隅高於常处,以喻女之自防深故。《周礼》“王城高七雉,隅九雉”,是高於常处也。 〇“女德”至“可爱”。〇正义曰:笺解本举女静德与美色之意,言女德贞静,然后可保畜也;有美色,然后可意安以为匹也,故德色俱言之。据女为说,故云服 从、待礼,谓待君子媒妁聘好之礼,然后乃动。不为淫佚,是其自防如城隅,故可爱也。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传:既有静德,又有美色,又能遗我以古人之法,可以配人君也。古者后夫人 必有女史彤管之法,史不记过,其罪杀之。后妃群妾以礼御於君所,女史书其日月,授之以环,以进退之。生子月辰,则以金环退之。当御者,以银环进之,著于左 手;既御,著于右手。事无大小,记以成法。笺云:彤管,笔赤管也。〇贻,本又作“诒”,音怡,遗也,下同。下句协韵,亦音以志反。彤,徒冬反。彤,赤也。 管,笔管。著,知略反,又直略反,下同。〕

  彤管有炜,说怿女美。〔传:炜,赤貌。彤管以赤心正人也。笺云:“说怿”当作“说释”。赤管炜炜然,女史以之说释妃妾之德,美之。〇炜,于鬼反。说,本又作“悦”,毛、王上音悦,下音亦。郑:说音始悦反:怿作“释”,始亦反。〕

  【疏】“静女”至“女美”。

  〇毛以为,言有贞静之女,其色娈然而美,又遗我以彤管之法,不违女史所书之事,成其妃妾之美。我欲易之,以为人君之妃。此女史彤管能成静女之德,故嘉 善此彤管之状有炜炜然,而喜乐其能成女德之美。因静女能循彤管之法,故又悦美彤管之能成静女。王肃云:“嘉彤管之炜炜然,喜乐其成女美也。”〇郑唯“说释 女美”为异。以上句既言遗我彤管之法,故说彤管以有法,由女史执之,以笔陈说而释此妃妾之德美。有进退之法,而静女不违,是遗我彤管之法也。〇传:“既 有”至“人君”。〇正义曰:既有静德,谓静女也。又有美色,谓其娈也。遗我以古人之法,即贻我彤管也。〇传:“古者”至“成法”。〇正义曰:传以经云“贻 我彤管”是女史之事,故具言女史之法也。《周礼》“女史八人”,注云:“女史,女奴晓书者。”其职云:“掌王后之礼职,掌内治之贰,以诏后治内政。逆内 宫,书内令。凡后之事,以礼从。”夫人女史亦如之,故此总云“后夫人必有女史彤管之法”也。女史若有不记妃妾之过,其罪则杀之,谓杀此女史。凡后妃群妾以 礼次序御於君所之时,使女史书其日月,使知某日某当御,某日当次某也。“授之以环,以进退之”者,即下句是也。“生子月辰”,谓将生子之月,故《内则》 “妻将生子,及月辰,居侧室”是也。此以月辰将产为文,实有娠即宜退之,故《生民》笺云“於是遂有身而肃戒不复御”,是也。《内则》月辰所居侧室者,为将 产异其处,非谓始不御也。“当御,以银环进之,著於左手;既御,乃著於右手。”金环不言著,略之。此妃妾进御烦碎之事,而令女史书之者,事无大小,记以成 法也。此是女史之法。静女遗我者,谓遗我不违女史之法,使妃妾德美也。此似有成文,未闻所出。定本、《集注》“女吏”皆作“女史”。〇传:“彤管以赤心正 人”。〇正义曰:必以赤者,欲使女史以赤心正人,谓赤心事夫人,而正妃妾之次序也。〇笺:“说怿”至“美之”。〇正义曰:以女史执此赤管而书,记妃妾进退 日月所次序,使不违失,宜为书说而陈释之,成此妃妾之德美,故美之也。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传:牧,田官也。荑,茅之始生也。本之於荑,取其有始有终。笺云:洵,信 也。茅,絜白之物也。自牧田归荑,其信美而异者,可以供祭祀,犹贞女在窈窕之处,媒氏达之,可以配人君。〇牧,州牧之牧,徐音目。荑,徒兮反。洵,本亦作 “询”,音荀。共音恭。窈,乌了反。窕,徒了反。处,昌虑反。〕

  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传:非为荑徒说美色而已,美其人能遗我法则。笺云:遗我者,遗我以贤妃也。〇为,于伪反,注同。或如字。〕

  【疏】“自牧”至“之贻”。

  〇毛以为,诗人既爱静女而不能见,思有人归之,言我欲令有人自牧田之所归我以茅荑,信美好而且又异者,我则供之以为祭祀之用,进之於君,以兴我原有人 自深宫之所,归我以贞信之女,信美好而又异者,我则进之为人君之妃。又言我所用此女为人君之妃者,由此女之美。我非徒悦其美色,又美此女人之能遗我彤管之 法,故欲易之以配人君。〇郑唯下二句为异。言若有人能遗我贞静之女,我则非此女之为美,言不美此女,乃美此人之遗於我者。爱而不见,冀於得之,故有人遗 之,则美其所遗之人也。〇传:“荑茅”至“有终”。〇正义曰:传以茅则可以供祭祀之用。荑者,茅之始生,未可供用,而本之於荑者,欲取兴女有始有终,故举 茅生之名也。言始为荑,终为茅,可以供祭祀,以喻始为女能贞静,终为妇有法则,可以配人君。〇笺:“茅絜”至“人君”。〇正义曰:笺解以茅喻之意。以茅絜 白之物,信美而异於众草,故可以供祭祀,喻静女有德,异於众女,可以配人君,故言洵美且异也。言供祭祀之用者,祭祀之时,以茅缩酒。《左传》曰“尔贡包茅 不入,王祭不供,无以缩酒”是也。定本、《集注》云“信美而异者”。〇笺:“遗我”至“贤妃”。〇正义曰:笺以上“自牧归荑”,欲人贻己以美女,此言“非 女之为美,美人之贻”,则非美其女,美贻己之人也,故易之以为遗我以贤妃也。


  《静女》三章,章四句。


  《新台》,刺卫宣公也。纳伋之妻,作新台于河上而要之。国人恶之,而作是诗也。〔笺:伋,宣公之世子。〇新台,脩旧曰新。《尔雅》云:“四方而高曰台。”孔安国云:“土高曰台。”伋音急,宣公世子名。要,於遥反。恶,乌路反。〕

  【疏】“《新台》三章,章四句”至“是诗”。

  〇正义曰:此诗伋妻盖自齐始来,未至於卫,而公闻其美,恐不从己,故使人於河上为新台,待其至於河,而因台所以要之耳。若已至国,则不须河上要之矣。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传:泚,鲜明貌。弥弥,盛貌。水所以絜汙秽,反于河上而为淫昏之行。〇泚音此,徐又七礼反,鲜明貌。《说文》作“玼”,云:“新色鲜也。”弥,莫尔反,徐又莫启反,水盛也。《说文》云:“水满也。”汙音乌。行,下孟反。篇注同。〕

  燕婉之求,籧篨不鲜。〔传:燕,安。婉,顺也。籧篨,不能俯者。笺云:鲜,善也。伋之妻,齐女, 来嫁於卫。其心本求燕婉之人,谓伋也,反得籧篨不善,谓宣公也。籧篨口柔,常观人颜色而为之辞,故不能俯也。〇燕,於典反,又於见反,安也。婉,迂阮反, 徐於管反。籧音渠。篨音储。鲜,斯践反;王,少也;依郑又音仙。〕

  【疏】“新台”至“不鲜”。

  〇毛以为,卫人恶公纳伋之妻,故言所要之处。云公新作高台,有泚然鲜明,在於河水弥弥之处,而要齐女以为淫昏也。水者所以絜汙秽,反於河上作台而为淫 昏之行,是失其所也。又言齐女来嫁,本燕婉之人,是求欲以配伋,乃今为所要,反得行籧篨佞媚之行不少者之宣公,是非所求也。〇郑唯“不鲜”为异。〇传: “此鲜”至“之行”。〇正义曰:此与下传互也。台泚言鲜明,下言高峻,见台体高峻而其状鲜明也。河弥言盛貌,下言平地,见河在平地而波流盛也。以公作台要 齐女,故须言台。又言河水者,表作台之处也。言水流之盛者,言水之盛流,当以絜汙秽,而公反於其上为淫昏,故恶之也。〇传:“籧篨,不能俯者”。〇正义 曰:籧篨、戚施,本人疾之名,故《晋语》云“籧篨不可使俯,戚施不可使仰”,是也。但人口柔者,必仰面观人之颜色而为辞,似籧篨不能俯之人,因名口柔者为 籧篨。面柔者,必低首下人,媚以容色,似戚施之人,因名面柔者为戚施。故笺云“籧篨口柔,常观人颜色而为之辞,故不能俯。”戚施面柔,下人以色,故不能仰 也。时宣公为此二者,故恶而比之,非宣公实有二病,故笺申传意,以为口柔、面柔也。籧篨口柔,戚施面柔,《释训》文。李巡曰:“籧篨巧言好辞,以口饶人, 是谓口柔。戚施和颜悦色以诱人,是谓面柔也。”

  新台有洒,河水浼浼。〔传:洒,高峻也。浼浼,平地也。〇洒,七罪反,《韩诗》作“漼”,音同,云“鲜貌”。浼,每罪反,《韩诗》作“浘”。浘音尾,云“盛貌”。〕

  燕婉之求,籧篨不殄。〔传:殄,绝也。笺云:殄当作腆。腆,善也。殄,毛徒典反,郑改作“腆”,吐典反。〕

  【疏】传“殄,绝”。

  〇正义曰:《释诂》文。言齐女反得籧篨之行而不绝者,谓行之不止常然。推此,则首章“鲜”为“少”,传不言耳,故王肃亦为“少”也。〇殄当作“腆”。 腆,善。〇正义曰:笺云籧篨口柔,当不能俯,言“少”与“不绝”,非类也,故以上章“鲜”为“善”,读此“殄”为“腆”。腆与殄,古今字之异,故《仪礼》 注云“腆,古文字作殄”,是也。

  鱼网之设,鸿则离之。〔传:言所得非所求也。笺云:设鱼网者宜得鱼,鸿乃鸟也,反离焉。犹齐女以礼来求世子,而得宣公。〕

  燕婉之求,得此戚施。〔传:戚施,不能仰者。笺云:戚施面柔,下人以色,故不能仰也。〇戚,干历反。下,遐嫁反。〕


  《新台》三章,章四句。


  《二子乘舟》,思伋、寿也。卫宣公之二子争相为死,国人伤而思之,作是诗也。〔〇为,于伪反。〕

  【疏】“《二子乘舟》二章,章四句”至“是诗”。

  〇正义曰:作《二子乘舟》诗者,思伋、寿也。卫宣公之二子伋与寿,争相为死,故国人哀伤而思念之,而作是《二子乘舟》之诗也。二子争相为死,即首章二句是也。国人伤而思之,下二句是也。

  二子乘舟,汎汎其景。〔传:二子,伋、寿也。宣公为伋取於齐女而美,公夺之,生寿及朔。朔与其母 愬伋於公,公令伋之齐,使贼先待於隘而杀之。寿知之,以告伋,使去之。伋曰:“君命也,不可以逃。”寿窃其节而先往,贼杀之。伋至,曰:“君命杀我,寿有 何罪?”贼又杀之。国人伤其涉危遂往,如乘舟而无所薄,汎汎然迅疾而不碍也。〇汎、芳剑反。景如字,或音影。愬,苏路反。令,力征反。隘,於卖反。驶疾, 所吏反;本或无“驶”字;一本作“迅疾”。〕

  原言思子,中心养养。〔传:愿,每也。养养然忧不知所定。笺云:愿,念也。念我思此二子,心为之忧养养然。〕

  【疏】“二子”至“养养”。

  〇毛以为,二子伋、寿争相为死,赴死似归,不顾其生,如乘舟之无所薄,观之汎汎然,见其影之去往而不碍。犹二子争死,遂往而亦不碍也。故我国人伤之, 每有所言,思此二子,则中心为之忧养养然,不知所定。〇郑唯以“原言思子”为“念我思此二子”为异。〇传:“二子”至“不碍”。〇正义曰:以序云“思伋、 寿”,故知二子伋、寿也。传因言二子争死之由,其言与桓十六年《左传》小异大同也。此言“愬伋於公”,《传》言“构伋子”。服虔云“构,会其过恶”,亦是 愬之也。此言“先待於隘”,《传》言“使盗待诸莘”。服虔云“莘,卫东地”,则莘与隘一处也。此言君命不可逃也,寿窃其节而先往,《传》言“寿子告之,使 行。不可,曰:弃父之命,恶用子矣?有无父之国则可也。‘及行,饮以酒。寿子载其旌以先”。此文不足,亦当如《传》饮以酒也。旌、节不同,盖载旌旗以为节 信也。《卫世家》所说与《左传》略同,云“寿盗其白旄而先”。言白旄者,或以白旄为旌节也。言“国人伤其涉危遂往”者,解经以乘舟为喻之意。以二子遂往, 不爱其死,如乘舟无所薄,汎汎然迅疾而不碍。无所薄犹涉危也,谓涉渡危难而取死。下言“其影”,以其影谓舟影,观其去而见其影,义取其遂往不还,故卒章云 “其逝”。传曰“逝,往”,谓舟汎汎然,其形往,影形可见,故言往也。

  二子乘舟,汎汎其逝。〔传:逝,往也。〕

  原言思子,不瑕有害。〔传:言二子之不远害。笺云:瑕犹过也。我思念此二子之事,於行无过差,有何不可而不去也?〇害,毛如字,郑音曷,何也。远,于万反。〕

  【疏】“二子”至“有害”。

  〇正义曰:下二句毛、郑别。〇笺:“我念”至“不去”。〇正义曰:此国人思念之至,故追言其本,何为不去而取死。深闵之之辞也。


  《二子乘舟》二章,章四句。

  邶国十九篇,七十一章,三百六十三句。
相关推荐
热点栏目
推荐阅读
儒家“命”的观念:人生终 儒家“命”的观念:人生终

儒家“命”的观念:人生终极的理性自觉一、引语从...

庆东原·京口夜泊·汤式 庆东原·京口夜泊·汤式

庆东原·京口夜泊·汤式庆东原·京口夜泊 汤式 ...

你最想生活在哪个朝代?不 你最想生活在哪个朝代?不

你最想生活在哪个朝代?不一样的宋朝 网上曾经流行...

庆宣和·毛氏池亭·张可久 庆宣和·毛氏池亭·张可久

庆宣和·毛氏池亭·张可久庆宣和·毛氏池亭 张可...

儒学复兴与理学的形成与发 儒学复兴与理学的形成与发

儒学复兴与理学的形成与发展儒学的复兴,首先得力...

最新文章
1983年11月18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8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8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11月18日...

1983年11月11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1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1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11月11日...

1983年11月12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2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2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11月12日...

1983年11月27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27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27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11月27日...

1983年11月16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6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6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11月16日...

1983年11月24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24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24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11月24日...

1983年11月19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9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9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11月19日...

1983年11月15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5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15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11月15日...

1983年11月1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11月1日出生的人五行缺

1983年11月1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11月1日...

1983年11月20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20日出生的人五行

1983年11月20日出生的人五行缺什么?公历1983年11月20日...

手机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