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以来,由于自己的淫欲心不改,给自己导致了非常严重的后果。其中之一就是自己多次出现休克。

第一次是2000年在深圳,那时候我在深圳做软件开发。当时互联网还出来没有多久,是个新鲜的事物,要上网没有现在那么容易。原来在学校里的时候,上网还很不方便,到学校机房上网还要掏钱,因此上网的机会很少。到了公司后,我发现公司申请了专线联网,网速很快,而且公司也没有限制员工上网,随时都可以上网。在工作过程中,同事知道了几个黄色网站,就告诉了我。自己本来淫欲心很强,在没有外在管理的情况下,自己一看就管不住自己,虽然自己也知道这不好,可是自己就是禁不起诱惑,经常忍不住上去看。我们那些没有成家新员工,当时住在公司的宿舍里。宿舍离公司上班的地方不远,走路也就15分钟左右。有时候周末的时候公司里面没有人,我一个人悄悄来到办公室上黄色网站,放心大胆地看。本来自己手淫就很重,好几次都看得自己手淫甚至遗精才算过瘾。那时候自己身体还比较好,因此如此严重的身体消耗也觉得无所谓。不但自己看黄色网站,自己浪费感情也是很严重,经常看一些情感电视剧;上班的时候感到累了,也经常上网到处乱看。平时看见漂亮的女的也忍不住多看几眼,往她们身体裸露的地方或者私处看。然而恶果总有到来的时候,有一天上班的时候,我突然一下子休克过去。那天中午休息的时候,之前没有一点症状,我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突然大叫一声休克过去了,后来同事告诉我当时我还发生了抽搐现象。那次还把同在一个办公室的另外一个同事,是个女孩,吓哭了。后来我迷迷糊糊记得同事先把我转移到公司接待室的沙发上躺着休息,后面又叫了救护车,把我送到深圳南山区一家医院。当时医院没有查出什么异常来,医生只是给我输了液后就让我回来了。那时候我没有意识到这是由于我的淫欲心所导致的。我们的项目组在一个专门的小房间里面,里面有很多电脑设备,还是一些大型的电话交换机,这个房间就很拥挤,电磁辐射也很强。因此我还以为是办公室环境不好,电磁辐射太强了,我的身体比较敏感而已。那次休克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在宿舍休息了几天就去上班去了。自己也没有认真重视这件事情,只是加强了身体锻炼。

第二次是2007年6月30日凌晨,那时候我刚到爱尔兰不久,想和国内的朋友联合起来做一点事情。在大家讨论的时候,我就突然一下子晕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躺在床上了,当时我就感到头发晕,胸口很难受。后来朋友告诉我,当时我大叫一声,倒地、抽搐,大约半个小时后醒来。还把另外三个同在一起讨论的女的吓得赶紧回到她们自己的房间去。在休克之前已经出现了征兆,我就感到自己脑袋有点不好使,人不太舒服,头有点发晕,当时自己以为是夜太深,人比较疲劳的缘故,因此没有在意。那次休克对自己身体的杀伤非常大,之后好几个月我都没有能够恢复过来,重一点的活干一会就感到疲劳、难受。走路也不能走得太久了,晚上也不能熬夜太深。在实验室工作时,干不了多久就感到累、想休息。尤其是每天中午,我吃完饭后,老是觉得头晕、心脏难受,非得在椅子上打一个盹才缓过劲来。

第三次是2008年3月29日上午,因为工作需要前一个晚上熬夜到凌晨4~5点。接着在第二天上午在讨论工作的时候,我就感到自己不在状态、无话可说。讨论完后,我就感到头一阵阵发晕。当我在吃午饭的时候,又感到自己的思维不清晰,头一阵阵晕眩,我还专门找一个透风的地方吃饭,想让自己头脑清醒一点。吃完饭后,我去上厕所,突然一下子失去知觉,“咚”地一声,一屁股重重坐在地上。因为自己把厕所反锁了,其他人没有办法进来。过了大约15分钟后,自己醒过来爬起来,当时自己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其他人告诉我当时休克了。这次晕倒醒来后,我就感到身体左侧很痛,包括左胸、左背、左臂和左边的脖子。

第四次是2008年5月16日,之前一个晚上因为忙于准备汶川地震的募捐工作而熬夜,也是一直到凌晨才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感到脑袋晕乎乎的,思路不清晰。吃过早饭后,我和朋友骑车到市中心摄影店冲洗相片。车骑在路上,我还是脑袋不清晰,骑的速度很慢,害得朋友老是等我。在冲洗相片的时候,我感到脑袋阵阵发晕。当时我就知道不好了,可能又要出事了。我想着家里太远了,学校的实验室还近一点,于是就想早点回到实验室去休息一下。在路上,害怕出事我不敢骑车,推着车回去。实验室离市中心大约有20分钟左右的路程,结果我走在路上就休克过去了,一下子摔倒在街道上。在迷迷糊糊中,我看到有个警察在对我说话,但是我又很快昏迷过去了。后来来了一辆救护车,我被送到医院里住了一天院。当时医院对我做了全面的检查,还是没有找到原因,只查到我的血压偏低。据其他人说,当时我休克的时候,同样也发生了抽搐现象。在休克中醒来后,我感到自己头晕。后来警察通过我的手机上的联系电话,找到了我的家人。那时候自己也不在意,对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珍惜和爱护,自己还觉得自己还抗得住,出院后我就马上去参加募捐活动。

第五次是在2008年10月27日凌晨,我在睡觉之前有锻炼身体的习惯,那天当我刚锻炼完,还没有起来。当时自己也是一下子失去知觉,“咚”地一声,一屁股坐到地上。隔壁房间的朋友听到后,使劲喊我,把我喊醒过来,然后才去上床睡觉。在28日早上起来后,我发觉头感到一阵阵轻微的发晕,脑袋不好使。事后我发觉自己的脑袋左侧有点疼。不清楚是否是当时摔了一下。我在家里休息了几天,才去实验室工作。

第六次是2009年2月底,自己在办公室工作的时候突然一下子休克过去了,这次休克事先没有一点类似以前休克的征兆,几分钟后自己才清醒过来。据旁边的同事说,当时我突然一下子大叫一声休克过去,还发生了抽搐现象。没有多久,医院救护车过来了,我又一次被送到医院,结果还是没有查出什么问题。这次休克也是有前兆的,之前在2月5日,因为我们实验室有个程序要在学术交流会议上演示,我和项目组的另外一个程序员抓紧时间调试我们的程序。有一次在调试过程中,我也感到脑袋一阵阵发晕,不时感到非常短暂的失去意识。我感到不妙,还没有到下班时间,赶紧回家躺在床上休息。那天没有睡多久就醒了,因为心脏不舒服睡不着。到后来又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感到心脏不舒服,头有些晕。

等学术交流会结束后,暂时没有其他新的工作,人也轻松下来了,我以为就不会有事情了,结果又发生了一次休克。现在再回头看自己2月份的日记,发现休克之前那段时间,自己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还是经常感到头晕和心脏不舒服。

当地的医院很负责。尽管住院的时候,医生检查了我的心电图,也抽了血,测了血压,还是找不到原因。在我出院后,他们后面又安排我做其他的检查,先是做头部磁共振,检查的结果还是正常。后来又安排我做脑电波检查(EEG)。在脑电波检查中,医生发现了我的大脑放电异常,出现类似癫痫的症状。于是就把我定为癫痫病人,专门给我开了一种专门治疗癫痫的药,要我先吃上一年。

因为这种药的副作用很大,我没有吃多久停止。我也曾是一个学佛的人,在我的师父的帮助下,我没有吃药有近3年没有出现休克现象。在这段时间里,师父多次给予我机会,让我改正错误、多做好事,但是我一直执迷不悟,一直不愿把自己的淫欲心断了。自己内心里面没有真正想要改正错误,一直到了今年8月份,我自己把自己开除了,离开了师父。

结果到了今年11月18日,我的病又复发了。记得那天下午大约3点钟左右,我当时正在编写软件,中间遇到一个问题,我一直解决不了。我在网上找了很多资料,还是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因为思考问题时间太久了,人想休息一下,调整一下自己。于是我就到实验室大楼的走廊上去散步。一会儿,隔壁实验室两个同事也出来休息。他们坐在走廊上的长凳子上,一边喝茶,一边吃点巧克力。我和他们比较熟悉,平时也说话比较多。当时我就过去和他们聊天,顺便也可以锻炼一下我的英语口语。在谈话过程中,突然有个同事指着窗外楼下走过的几个人问我,其中中国人我是否认识?我们的实验室在大楼的二楼。我当时顺着他们指的方向一看,有3个人背着我们走出去,其中一个是女的。当我看到一个女的时候,突然自己的淫欲心动了一下,我马上就感到脑袋有点发胀,我赶紧把目光收回来,和他们继续聊天。这时候我就感到自己有点不对劲,脑袋转不动,思维有些模糊和发飘,感觉人和现实有点脱离。我知道情况不妙,赶紧和他们结束谈话,回到实验室,坐在椅子上休息。原以为这样会好一些,但是我发现自己坐在椅子上,突然感到身体有些发飘,感觉身体里面的“自己”想离开自己的身体一样。因为以前有几次休克的经历,我非常害怕自己再次休克。实验室没有地方可以让我躺下休息,因此我决定乘着自己还能控制自己,赶紧回到住宿的地方。

住宿的地方离实验室不太远,走路大约15分钟。本来那天早上我是骑着自行车去上班的,在回去的时候,我不敢骑车,怕路上摔倒。其实我当时也是冒险回家,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意外情况,很有可能我正走着,就突然失去意识了。如果这时候我正在横穿马路,就有可能被汽车撞上。

可能是外面的冷风刺激我,让我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我还是顺利回到住宿的地方。当时我松了一口气,这是我第一个胜利。回到住处,我赶紧上了厕所后,上床休息,我想休息一下也许会好一点。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还是感到意识有点模糊,“自己”似乎要从身体里面出来,心脏跳动非常厉害。迷迷糊糊中,我感到眼前的灯光有些发亮,自己似乎到了另外一个的地方,有两个人坐在一边似乎在审问我,自己变成一个女的跪在中间,怀中却紧紧抱住婴儿不放。当时我感到很害怕,但是自己又无力解决这个问题。我知道“自己”离开自己的身体,就意味着死亡。我不害怕死亡,但是我害怕自己死了后会到哪里去。我知道自己过去在淫欲心上做了很多坏事,这样就走,下一步肯定非常痛苦。在慌乱中,我想到学习佛经也许会好一些,于是我就开始盘坐在床上背诵佛经。尽管自己心里比较乱,背诵的时候老是背错,但是在背诵的时候,情况有了好转,人也开始平静下来。在学习过程中,时间有点长了,我感到腿很疼,就把腿拿下来,我马上就能感觉到身体又不对劲了。没有办法,我只好又把腿盘起来,这样身体又恢复正常了。

到了晚上,我后来感到肚子有点饿了,于是就想到应该下楼去吃点东西填肚子。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有心思做晚饭,直接就泡了一袋方便面就吃。在吃方便面的时候,我又感到有东西想从身体下面上升起来,还是感觉不好。我就赶紧吃完方便面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又开始学习佛经。在学习过程中,我一直把我的QQ挂在线上,没有多久,我就看到一个好朋友上线,我就把情况告诉他,向他求助。但是他说他没有办法,我也知道他可能帮不了我,我想到自己可能活不过明天,我就只好说感谢他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帮助。后来他和我语音聊天,劝我不要那么悲观,乐观一点。而我当时饿听不进去,我想到的是眼下怎么办的问题。后来没有说几句话,我就只好把语音挂了。

和他说完话后,没有多久,我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过了,当时身体比较平静了,我就开始上床休息。躺在床上,一开始我睡不着,感到两腿里面的肌肉颤动得非常厉害,整条腿都是,而且发热;上身和头顶也有颤动,只是没有两腿那么强烈。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我才睡着。第二天早上到了6点过我醒来,还好,自己还能活着。起来后锻炼了身体,我又开始学习佛经,其他都比较正常,就是感到身体有点虚。那天白天感到脑袋有些发木,两臂里面有些发颤,感觉不是很灵活。晚上学习的时候,感到心脏堵的很厉害,左臂也不通畅。

这次旧病复发之前,其实已经有一些征兆出现,只是自己没有重视它。之前我有两次在和同事聊天的时候,有过轻微的思维不正常的现象。一次是自己也是干活干累了,也是跑到另外一个同事的房间里和他聊了两句,发现自己脑袋有些发晕,也是感觉和现实有点脱离,赶紧离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休息了一会儿就好了。另外一次是同一实验室的同事在一起喝茶聊天的时候,我感到脑袋有点发蒙,不想说话。

\

恶果还没有消除。自从11月18日发病以来一直到现在,自己身体一直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一直都无法正常工作。前面请了2个星期的假,身体稍微感到好点,想去继续工作,发觉还是不行。好在这段时间,实验室工作不是很多,我申请在家工作,自己可以做一些调整。但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调整过来,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正常工作和生活,长久下去肯定不行。这段时间,我发现自己的心脏一直感到不舒服,头老是有点发晕,头顶上经常感到有点疼;思考问题时间一长,人就感到头晕。我还发现自己不适合在暖气比较充足的房间里面,时间一长我就感到头发晕,我只能处于空气流通很畅通的地方。另外和人面对面说话也不能太多,多说几句自己也有头晕的感觉。身体还有其他的反应,就是感到心脏区域不舒服,早上跑步回来能够感到左肩里面疼。现在最明显的症状就是晚上失眠,不管前面我有多困,当我关灯躺下后,就感到自己的心“呯、呯”跳得很厉害,有一种心慌的感觉。没有办法,我现在只好吃安眠药才能睡觉。另外还有一个是自己思想上的压力,自己心里非常担忧:如果自己的身体不能及时恢复,下一步自己真不知道何去何从。我不可能长时间在家休息不去工作,如果不能现在的工作,我身体又不好,大脑又有问题,如何才能在社会上生存?如果回家,又如何能够面对自己的父母和家人?我还担心自己如果再次休克怎么办?现在爱人不在爱尔兰,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到时候谁来照顾我?更严重的是,万一自己休克后醒不过来怎么办?自己就这样走了,到哪里去?我不知道自己具体到哪里去,但是我可以猜测肯定不会到好地方去,下一步很痛苦啊。我也直到人活着,就必须工作和奉献,通过多做好事,可以减轻自己的过失。可是自己现在这种状况,根本做不了什么,这样下去不可能有机会扭转,只能进一步加剧自己的罪过。这些担心,更加加剧了我心脏的压力,因此这一个多月来,自己的身体就没有真正好转,反而在进一步破坏自己的身体。

自从这次发病以来,我就一直没有和自己原来的病联系起来,我以为是自己的心脏出了问题。可是当地的一家医院,对我的心脏做了全面的检查,包括心电图、心脏B超、运动压力测试和24小时动态监控,一切都是正常的。

直到12月29日,我去医院又做了脑电波放电检查,发现问题还是出在脑部。检查的结果和我上次检查结果差不多,脑部放电异常。再加上自己整理自己原来每次休克的前后情况,我发现这次情况和以前休克的情况很类似,因此自己才真正断定自己是旧病复发。

之所以在2007年之后我多次发生休克,这和我2005年到法国留学有关。自己本来就淫欲心比较强,而法国恰恰是性开放很厉害的国家,自己到法国后在这方面的错误进一步加剧。自己的错误主要表现在:

第一、在法国很喜欢和一些女的来往。有个河南的女孩,人也长的可以,比我去的早。我刚去,有些问题不是很清楚,我就很喜欢去找她。在她和交往或者单独相处的时候,自己虽然没有行动,但是心里却有这种想法和幻想。也许她要是主动一点,我就可能把握不住,成了“陈世美”了。不仅仅是她,就是有一次一位女同学专门来看我,我也有类似的想法和念头。还有其它很多女的,只要是有点漂亮的,自己常常有一种内心里面的冲动,想把对方作为自己的妻子。虽然我最后还是没有动,还是固守着自己所谓的最后的防线,就是没有实际的行动。但是我的心早已经动了,这和做的性质是一样的,以前对“想就是做”这句话不明白,现在就知道这是真实的。

第二、因为自己长的比较好看一点,在法国我反而受到了其它女的追。一个是国内一同去法国留学的女孩,在2006年年30,专门穿了旗袍展现给我看,我知道她对我有意,自己最后还是保持理智离开她的房间,但是心还是动了。还有一个是法国的女孩,见了几次面后,就对我用中文说“我爱你”。另外还有一个台湾的女博士后,当时也是另外一个台湾的朋友介绍,说她有一些文字翻译方面的工作要我帮忙,当时我也是傻乎乎的过去了,单独和她见面,并坐在宿舍区的一个长凳子上交流。后来我发现有点不对劲,事后我回想起来,这是人家有意的安排,目的是想和我相亲。坦率地说,如果法国的女的和台湾的女的长得比较漂亮的话,我就可能就把持不住,可能就跟着人家走了。因为他们两个都长的很不好看,所以我就不喜欢她们,事情没有进一步恶化。

第三、在我学习法语的一年时间中,我班上有个法语老师,是个老太太。我和她交往比较密切,曾经去她家里作客住过一个晚上。国外女的衣服领子都比较底,我在和她谈话过程中,几次忍不住往她身体裸露的地方看,有一次她都觉得不好意思了。这种现在不仅仅发生在她身上,其它所有女的我都会忍不住这么做,似乎有用力量在控制我,让我不由自主这么干。

第四、在实际行动方面,我就是容易手淫。具体发生了几次我现在记不清,我现在只记得有几次自己自我感觉进步比较明显的时候,自己的淫欲心很强。自己最后还是不能控制住自己,犯了手淫。

第五、另外就是性幻想,这个问题我一直是存在的,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自己总会自我安慰一下,作为自己独有的催眠剂和放松方法。

第六、自己在这方面还有一个常犯的错误,就是看到女的,忍不住去幻想。这种错误也是非常非常的多。

第七、我还为人家发生不正常的男女关系提供了方便。在2006年暑假,我们中间有几个中国人回家了,他们的房间空出来了。刚好另外有一个中国人和我关系比较好,大家都在海边的餐馆打工。当时他的女朋友也来到我们的城市,我就给他和她的女朋友提供了一间空房间,为他们不正当的性行为提供了方便。

在一般的人眼里,会觉得我的问题不大。原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不以为然。但是实际上,自己在这方面犯的错误真的是不计其数,自己主要就是意淫。长期以来,自己的思想意识里面的性思维很重很多,自己一直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尽管我的师父、朋友们一直劝我改掉自己的淫欲心,自己就是不听。到了爱尔兰后还是不能从根本上改正自己的错误,结果现在自己一个人在享受自己的恶果,残酷的现实实实在在摆在我的面前,这就是规律对我的惩罚,让我不得不承认。我可以说自己是处于生死的边缘苦苦挣扎,我真不知道这个恶果何时才能消除。

本文链接:一名高科技白领的邪淫经历及恶报

上一篇:世人皆谓,最是知己便是茶

下一篇:世奇首座悟道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