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怎么信?只要口称南无阿弥陀佛,只要这样念,等于门缝就打开了,佛光就照到我们心中。哪怕念一声,也是一条缝,光就照进来。我们往生的大事完全拜托阿弥陀佛。日无私照,地无私载。佛心也没有偏向——不论何人,只要念佛,都必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往生在阿弥陀佛那边没问题;问题都在众生这一边,问题就是你有没有回心转意,有没有专心。自古以来,最大的骗子就是“我”。修行人很少不被“我”贿赂的。对付“我”这个狡猾的敌人,硬干是干不过“我”的,软泡也泡不过。“我”的劲大得很,贪瞋痴三毒的箭一放,马上把我们放倒。当你认为“我挺好”时,已经被“我”骗了,已经同“我”沆瀣一气了。“我”不过换了一个帽子,以前是“不修行的我”,现在是“修行的我”——还是“我”。对付“我”最好的办法是舍弃“我”,不要理他,不管好的、歹的;修啊,不修啊,都不管他,就是一向专念无量寿佛。我们都被打败了

\

,反被“我”打得鼻青脸肿。现在我们有救兵——阿弥陀佛来了,我们不要理他,一概不理,一概舍弃,一向专念南无阿弥陀佛就好。“舍”这个字真是有无穷的妙处——好啊,坏啊,业障啊,功德啊,一概不理——不要骗我,我只一向专念南无阿弥陀佛。对付“我执”最好的方法就是无视它的存在。你盯住它,就被它缠住了,它立马就像乌贼的爪子一样马上从四面包围你,你立即被它俘虏。最好的办法是远离它。我们念佛之后,它来粘我们没关系,我们靠阿弥陀佛无量光明。净土法门的机深信——自身“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已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能够作这样无情的批判,对于“我”发起机关枪式的冲击;说明我们跟这个“我”已经分离了,有了退路,我们已经不在它那个立场,而是站在阿弥陀佛这个冷静、客观的立场来看它,这样就安全了。佛光如果没有照到我们心中,我们根本就念不出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就像太阳光如果不照到地板上,地板上能看到那个金黄色的光斑吗?看到金黄色的光斑,说明太阳已经照进来了。地板代表我们的心,我们的心不管多么污秽,居然有一句金黄色的六字名号念出来了,不就是代表佛光照进来了吗?不然我们自己能念得出来吗?一向专念,就是心门向阿弥陀佛敞开,永远不关闭。任何手机信息的发送或接受,都必须先经过到通讯公司大的信息网络,所以是信息网络先知道,我们后知道。阿弥陀佛的心就是通讯公司的总部,整个法界是一个网络。我们只要念南无阿弥陀佛,就在阿弥陀佛的网络之内,佛哪有不知道的?我们只能知道自己的信息,不能知道他人的信息;但通讯总公司知道所有人的信息,我们所有的人念佛,佛没有不知道的。万物皆有体有用。比如不锈钢的刀很坚固,切东西就很快,因为它的体是钢;如果是纸做的刀,遇水就软了,切不了东西,因为它的体是纸。所谓“体坚固,用才坚固”。我们靠自力心鼓动说“我至心,我信乐,我欲生”,这样的心体就是纸做的,往生通通成泡影。其实三心之体就是名号本身,这个三心之体就是很坚固的,如同金刚。正因为有了阿弥陀佛的成佛,我们才能够有真实信心,

\

相信阿弥陀佛是为我成佛的,相信六字名号具足往生成佛的功德,相信弥陀无论如何都要救我:这些都是名号为体的基础上的用。用是从体而来,体坚固,用就坚固。只要念佛,都是真的,假的也会变成真的。如染香人,身有香气。“就行立信”——就口称弥陀名号这一起行,建立我们必定往生的信心。靠自己的功夫、清净心去往生,这个能作为三心之体吗?不可能。这样的心像气球一样,外表很大,内在空虚,遇到一点小烦恼,比如嗔恨的小针轻轻一刺,瞬间就没有了。若以六字名号为体的话,那就是金刚不坏之体——此心深信,犹若金刚!就像探险队到北冰洋,用个小旗一插,代表是他的国界了。所以南无阿弥陀佛往我们心里一放,我们就是阿弥陀佛的人了,就归阿弥陀佛管了,这块心地就是阿弥陀佛的地盘了。如果不把六字名号的小旗插进来,那就是阎罗王的、三恶道的地盘。人看重的就是命。归命阿弥陀佛,即是真佛弟子。就像请医生看病,就把命交给医生;不归命,医生就没法救你命。

本文链接:一向专念,就是心门向阿弥陀佛敞开,永远不关闭。

上一篇:一时迷惑,本来是佛

下一篇:一称南无佛 能消地狱罪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