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下,相当一批爱情虚无论者,投身一夜情,而且乐此不疲,使我这个爱情至上论者大跌眼镜,并对一夜情能带来什么深感兴趣,经诸多考证得出如下结论。  不可否认,一夜情能给男女双方带来生理上的欢愉,可以解除生活的压力、精神上的紧张。有得必有失,一夜风流的代价比起那短暂的享受来可要惨重多了。  单性病这一项就足以让一夜情者苦水倒尽,甚至丧命。据香港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一夜情具有突发性特点,大多数男女在发生关系时都没有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这使得感染性病的可能性大大提高。联合国卫生组织于2002年11月下旬公布了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数据:全球感染艾滋病的人数已经多达3,600万,而且形势不容乐观,其中亚洲占了1/6,而以前保持着“零艾滋病”记录的中国自从15年前发现首例艾滋病患者之后,数量迅速膨胀。广东省卫生厅于2002年11月27日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广东省艾滋病感染者在全国排名第四,已超过2万人,据统计,在艾滋病患者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一夜情中感染上的。  一夜情对思想观念上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它对人们的性观念形成新的冲击,也给传统的家庭模式带来危机。中山大学哲学系邹伟忠博士指出,家庭是社会构成的最基本形式,家庭稳定是社会繁荣稳定的必要条件之一。而一夜情的本质是对爱情的亵渎,是对自己伴侣的背叛,这是对传统家庭模式的一种颠覆。一夜情如果泛滥了的话甚至会影响社会的安定。他说,一夜情重性轻爱的特点注定了它是与现代的文明相背离的,随意的性观念带给年轻人的最大的恶果是使他们丧失责任感,如果一个国家的年轻一代普遍缺乏责任感,那么这个国家的前途是多么让人担忧。  除了以上说的性病和冲击家庭两种危害以外,还有一种更直接的危害,那就是在双方互不了解的情况下发生性关系很可能导致暴力丧命。  一名在深圳打工的18岁陕西女子谢某,因为一夜偷欢被那名与其有“一夜情”的男子割去了耳朵。这是发生在2002年10月27日晚上的事情。  2002年10月24日,谢某认识了一名在深圳开出租车的男子。当晚,谢某便到该男子所租用的住所发生了一夜情。  之后,谢某不愿与该男子继续交往。10月27日晚上10时许,谢某从打工的饭店下班,与两个女伴同路回家。当行至一段光线较暗的小路时,该男子尾随而至,要求谢某跟他一起回其租用的住处。谢某不肯,随即两人在大街上撕扯起来。突然,寒光一闪,谢某随即发出一声尖叫,用手捂住耳朵,鲜血不可遏制地淌了下来。该男子见谢某满脸是血,转身逃走,谢的同伴连忙将她送到附近医院治疗,并打电话报警。  面对警方的调查,谢某竟对该男子一无所知,只知道该男子24日晚上与她同宿的地方。警方找到该住所时,已人去房空。  如果说这起血淋淋的例子还不够威慑的话,那么下面这起命案是否能让你悬崖勒马呢?  前几天在网上看新闻,有这么一则消息吸引了我的眼球,云南省某市警方破获一起因一夜情引发的凶杀案:“情郎”在与“情妹”新欢后,因两人话不投机“情妹”一脚把“情郎”从床上踢下,“情郎”一怒之下,掐死了“情妹”。  新闻内容的大致意思是,2002年9月9日23时50分,该公安局分局警署值班室接到一报警电话称:在某美容美发店内的卧室中发现一具女尸,死因不明。该警署一方面组织民警开展调查走访,另一方面请求刑侦大队派技侦人员增援,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亲自赶赴现场指挥现场勘查、尸体检查和调查访问工作。  现场勘查发现死者死于床上,经勘查验明死者李某已死亡24至48小时,系窒息死亡,被人杀害。  此案引起警方的高度重视,立即组成了专案组进行侦破。警方在调查与死者曾有交往的人员中得知,在死者生前最后一天,曾与一中年男性在一餐馆进餐。于是这名“中年男性”成了案件新的突破口。很快,这名“中年男性”就浮出了水面,他就是该市一建筑工地上的基建施工员魏某。为了不打草惊蛇,锁定目标后侦察人员对其近期行踪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工作,发现其具有重大的作案嫌疑。在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后,警方将魏某传换到了警局,在铁证面前,魏某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事实真相在我们面前展开,原来李某和魏某是几天前在一家酒店吃饭时,经朋友介绍认识的,当天魏某记下了李某的住址和联系方式。第二天下午,魏某突然心血来潮,决定当晚去找李某玩,但此时其身无分文。  下班后,魏某急匆匆地乘上微型小客车赶到与自己工作的地方相距近百里的朋友处,借了500元后转身就返回去找李某。魏某邀请李某吃晚饭,因为经朋友介绍有过一面之交,李某随魏某出来,两人在附近一家餐馆里,边谈话边喝酒共进晚餐,随后魏某抽出一张百元钞票给了李某,两人心照不宣。  为了找点感觉,两人吃过饭后在街道上闲逛了一会儿,至次日凌晨1时许,两人确信此时不会被人发觉后,才上床休息。亲热之后,双方因话不投机,魏某被李某蹬到床下,魏某觉得蒙受奇耻大辱,一时冲动,恼羞成怒地掐住李某的脖子出怨气,数分钟后,魏某见李某没有任何动静了,慌忙松了手,此时才发现李某已死亡。  魏某又怕又悔,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魏某给李某穿起衣裤,伪装了现场后,才回了家。因涉嫌故意杀人罪,魏某被该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以后的岁月只好铁牢里度过了。  为了一时的冲动丢了性命,可能很多人为其感到痛惜,而我在这里只为爱情感到惋惜,尤其是我发现了在一夜情背后还隐藏着肮脏的交易,更是到了痛心疾首的地步。从此,我不再同情那些为了一夜风流而付出惨重代价的人,因为我相信,有其因,才会有其果。

本文链接:一夜风流的代价

上一篇:与张连胜总戎书(代友人)

下一篇:与泥对话